Wen

祝我高考考五百!耶比耶比

占tag致歉

想找羊仔等各位配音演员的劝学铃声,给我即将中考的小外甥女,期望她能追随我们共同喜欢的配音演员成为一个最好的自己!

十分感谢大家!

呜呜,双标的北哥

为什么!为什么?!

为什么江山说:记得喝水啊~哥

北哥就:知道了~

然后轮到我们说要多喝水注意身体之类的

北哥就:我只说一次,不要让我喝水,我的身体很好

呜呜呜,双标!明目张胆的双标!!!

山北好甜好甜,呜呜。




后面北哥说的详见五月二日北哥在克拉克拉的直播

林查林查,没写完呢,也没修好,本来打算修好写完再发,结果在学校周考的我被小两口刺激着了,看不清的不急哈,明后天我能打成电子稿发出来。


林查,兽人梗,《多情眸》

【查林‖三字真言】等着你

你哪三个字形容他们的爱情?

上一棒 @秦瑟何鸣_ 

自打认识之后,查文浩总是等着其他三个人,说是自己年龄大了觉少,其实不然;自打熟悉之后,查文浩总走走停停,等着落在后面的三人,说是自己习惯,还没调整好步调。


林俊毅按亮手机,锁屏是他自己,正在输入密码的中途,查文浩端着咖啡进屋,他又立马按灭,“林老板,一会儿我开个直播呗?”查文浩走到人身边坐下。“嗯。”林俊毅还没从惊吓中缓过来。“夏老师?”查文浩又扭身向夏德俊,“开呗。”夏德俊点头。


“对,今天开直播,我又来蹭流量了。”他抬头正对上从化妆镜看他的林俊毅,相视一笑,又假装从屋的另一头走回来坐在老早就挑好的位子上,忙活儿一阵把手机摆好,靠在椅背上露出身后化妆的林老板。弹幕上问他为什么隔这么久才开,他倒腾手机也没注意,再抬头,已经形成了一个队伍。“哈哈哈,我一般不开,就是等cp来了再开。”边说边往林俊毅身上靠,肉眼可见小孩耳垂红了一点儿又心满意足的坐直身子。


“给你们看一眼小老板。”查文浩“大发慈悲”一样靠在椅背上,又在停留一两秒后坐直,“挡住小老板......哎!哎!哎!”他看着弹幕上的“查导!你的稳重呢!”笑而不语的心想,“稳重,能钓到小孩要什么稳重。”回身过去让人也开直播,说是俩机位,又问是不是告诉粉丝他们了、


夏德俊一旁坐着,只想感叹查文浩不愧是查文浩,连对自己的性格认知都拿捏地死死的,看这样,估计不久就要为跳进“火坑”的小绵羊默哀了。


“我一会儿化完妆。”查文浩瞥了眼镜子,林俊毅一会儿动一下手机,一会儿打几个字,但手机贴着防偷窥膜,啥也看不着,心思一动,“没事儿,我等着你呢,我等着你。”话音刚落,用小号混进的一个群就开始炸锅了。


查文浩不动声色,“有人想和我们连麦?”他凑近镜头点了拒绝,“不和你连,不跟你连,”又放出一记重拳,但到底超了玩笑的限度,便降低了音量,以一种耳语,更为准确可以表述为“不自觉将内心的本意,顺嘴秃噜出来”一样,“跟林俊毅连。”


尔后的“梦幻联动”他抓人手腕放在自己大腿上,又借着往后靠半倚在人身上,无视师弟的眼色,这点儿分寸他向来有把握。


晚上就有小姑娘剪辑好今天的直播,囊括今天他所有的刻意为之以及不受控制,“按常理她们该分析我了。”查文浩手支着下巴,对于这帮“福尔摩斯”和“列文虎克”十分信任。


“来来来!今天先讲林老板!”一号显微镜向来是掌控全局的,“首先,让我们抓马一下,林老板的手机里到底在干什么?”

“看直播转直播?”

“小号发弹幕(狗头)”


“第二,两个人相视的几个片段,给我细看林老板的视线汇聚在哪里最多!!!”

“这不好吧,让我来画一下。”一张截图放出来,正好是林俊毅将目光落在查文浩的嘴唇上。

“万一不是呢家人们(是的,我就是想嗑明白点儿)”

“林老板这之后不久也开始咬自己嘴唇,此处请行为心理学的大师们帮忙分析。”

“到我展示了,一.一般人会下意识模仿身旁人的动作,但通常被模仿者是模仿者有好感的对象。二.是为了提醒另一个人什么但不方便说。三.只是为了克制什么而作出什么相关的动作来分散注意力,展示结束。”


“第三了。也是我发现的比较隐晦的点,看查导拉过小老板手后,小老板把手往腿根挪了挪才去支着自己往前倾的。”


查文浩看得直皱眉,只觉得越来越离谱,干脆关了手机去洗澡。


林俊毅被张晚意和马启越架(挟持)到查文浩酒店门口,“这是多有判头的日子,俊毅哥这种机会可狱不可囚,我觉得你刑,上!”马启越拍了拍人肩膀,一副“我挺你”的样子


“酒壮怂人胆,总没错了,加油!等你好消息!”张晚意敲了敲门,俩人火速开溜。


“来了!怎么了这是,俊毅?这大晚上的你们聚会喝多少啊?”查文浩把人让进屋,翻了翻包里是不是好剩着醒酒糖,扔给人一块,“先顶顶,等你缓一缓,我开车送你回去,怎么能喝这么多呢?”查文浩揭开糖纸,看人半天不吃放在手心,又无奈塞人嘴里。


“可狱不可求”“酒壮怂人胆”“上”“你刑”这些声音在林俊毅耳边萦绕,他张了张嘴,却仿佛失声一般。


“怎么了,俊毅?”查文浩坐在人对面和声问到。
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林俊毅有些语无伦次,在心中排演上千万遍的告白,打了无数个草稿,甚至拉着其他两个人演,面对张文浩关切的目光,他只能像个刚刚开口说话的婴孩一般。


查文浩眼瞅着林俊毅急地额头直冒汗,“不着急慢慢说,我等着你呢,我等着你。”他伸手拍了两下林俊义攥紧不安的手,“别抓了,好好的裤子,都叫你揪皱了。”查文浩试图先转移话题,刚展开的笑被林俊毅的话凝在脸上。


“我……我有个喜欢的人。”林俊毅到底没敢脱口而出那四个字。


“哦,小林有喜欢的人了啊,和我说说呗,人怎么样,好歹我也长你几岁,帮你参谋参谋。”查文浩文浩低头拉凳子,坐得近一些。心中翻涌而起的苦涩落寞,参杂着滔天的冗杂情绪,被他藏得严实,就连个音儿都没露。


“他是做导演的,很稳重,很成熟,”林俊毅思索片刻开口描述。


“哟,还是同行啊,那可好办了。”查文浩打趣,笑眯起的双眼里闪着光。


“原先是齐肩左右的长发,现在剪短了,但一样的好看。”林俊毅不敢与张文浩对视就一直低着头。


“我俩是拍戏认识的,好几年前的事了, 他也是为了拍戏才剪的头发。他有才又好看,家庭背景也很好,有不少人明里暗里追过他,他也洁身自好,没交过几个。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太差了,配不上他。”林俊毅又低了低头。


“别这么说嘛!我们林老板差哪了?爷们儿也是高材生!”查文浩出声安慰。低落的小脑袋瓜让他心里泛酸,又疼又悔。自己怎么不早点说清楚?贪那么一点朋友的温暖。


“他比我大4岁,是双子座的,笑起来很惊艳,我喜欢他微笑的模样,那时候漫天星海都汇在他眼底。”


“林俊毅你这算是见色起意了呀。”张文浩听着描述,恨不得掘地三尺把人找出来,先胖揍一顿,再问问同不同意?同意皆大欢喜不同意,不同意……不可能让他不同意。


“你说我要是趁今晚表白他会同意吗?或者他有没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性也喜欢我呢?”林俊毅像是在问查文浩,又象是在问自己,“你闻没闻到一股子香味儿,甜蜜的,但还是很端正的味道?”林俊毅突然抬头,只对上查文浩的眼睛。


“什么味道,我没闻着啊。”查文浩吸了吸鼻子摇头。


“好像是从你那边来的。”林俊毅说着便起身,这时候,身高的优势完全显示了出来,常去健身房也热爱运动,到底比一年四季做书房写稿挑稿子颠倒黑白的人强。


林俊毅将查文浩整个人困在他和餐桌中间低头去嗅查文浩的脖颈。


“俊毅!”查文浩文浩低声呵斥,“喝多了,也别耍酒疯。”林俊毅显的有些苦恼,也歪了歪头,“你等我太久了,累不累啊?”林俊毅试图把自己塞进查文浩怀里,细软的头发蹭了蹭查文浩的下巴,逗得人笑眯起眼睛。


查文浩搂住林俊毅,轻轻用手拍着他的后背“小老板啊,我一直等着你的,你啥时候来,来与不来我都在这儿等着你呢。”


他的小朋友不必急着长大,只要点点头,只用提要求,剩下的一切一切都有他呢。查文浩理了理林俊毅额前的发“小老板,回床上躺着睡啊。”语气里的温柔恨不得滴出水来。


夜风在等月亮,星星在等着云,我就在这里等着你,所以,你不用着急。



下一棒  @可以睡觉了迈? 

呜呜,我现在才发现审核没通过,人在学校,看文的加一下我吧,我晚上回来给大家发图片

审核都过不去😂,有林查查林,越晚,还有钱夏夏和乔馨的,十八岁后的文章,要看的加我看吧